昨天晚上,丰台城管隊員在莊怡公園勸說跳廣場舞的大媽調低音量 攝/法制晚報記者 曹博遠
  法制晚報訊(記者 洪雪 張雷 趙穎彥 王田) 一邊是挑燈夜戰的高考生,一邊是伴隨音樂跳得滿頭大汗的大爺大媽們,高考重要,大爺大媽們的身體健康也很重要,當兩者相遇後怎麼辦?
  昨天晚上,丰台城管來到北京十二中附近的莊怡公園,向跳廣場舞的大爺大媽們發放了倡議書,勸導他們在高考來臨之際和高考期間,暫停廣場舞或者降低音量。對於城管勸導,他們有的說行,有的根本不買賬。
  據瞭解,12345兩周接相關擾民投訴186件。《法制晚報》記者採訪相關部門發現,執法只能“靠勸”。
  學校投訴    學生晚自習受廣場舞影響
  昨天19時許,記者來到位於丰台益澤路的北京十二中學,教學樓內燈火通明,雖然有500多名學生在上晚自習,但是整個教學樓里靜悄悄的。
  記者側耳聽了聽,遠處隱約傳來音樂聲,“前兩天我們剛剛找派出所和城管,這兩天廣場舞的音量小了很多。”該校辦公室劉主任說,以前聲音大的時候,就像旁邊停了一輛汽車,“特別是那個低音炮的聲音,震得學生難以集中精力”。
  劉主任介紹,音樂來自學校西南角的莊怡公園,那裡有若干支廣場舞隊伍在活動。高音喇叭播放著《最炫民族風》,坐在教室里,學生聽不清老師說話。“嘭、嘭、嘭的鼓點,聽的時間長了,心臟都難受。冬天還好,天冷結束得早,夏天學生晚自習從7點到10點,跳舞的點也一樣,不開窗天氣太熱,一開窗震得學生頭疼。”
  據瞭解,目前十二中該校區有400名學生將參加高考,住宿學生大概有500人左右,上晚自習的學生還是很多的。劉主任表示,學校沒有找過跳廣場舞的大媽,主要是通過派出所溝通,近兩年已經找過多次,最近一個月找過兩三次,“找過民警也找過所長,派出所很重視,每次找完派出所就好幾天,聲音小幾天,但過一段就又開大了”。
  現場發現    近300人齊跳廣場舞
  昨天20時,正是廣場舞的高峰時間,記者走進莊怡公園,看到公園裡鍛煉的人很多,但是沒有聽到強烈的音樂聲,“這兒一共有三撥人”。在莊怡公園散步的王大爺說,公園每晚都有三批跳舞的人,在公園兩頭各有一批人,總共也就幾十人。“中間的最多,大約有二三百人。”
  來到公園中間的一條小道上,音樂聲響起,小路長約120米左右,離豐益城市花園小區不到100米。近300人排成兩隊,大多都是五十歲以上的大媽,也有一些中老年男性,甚至還夾雜著一些青年男女,一臺大音響放在道路中間位置一側的草坪中。《紅塵情歌》、《牧羊姑娘》等歌曲相繼播放,夾雜著男聲的動作指令,大媽大爺們隨著節奏熱舞。
  記者註意到,音樂聲並不大,即使在公園門口也沒有聽到太大的聲響。
  城管倡議    有人說行有人不買賬
  據丰台區盧溝橋鄉城管執法隊隊員介紹,在向轄區學校瞭解中高考保障需求時,北京市第十二中學的老師反映,學生臨近高考,廣場舞每晚傳過來的音樂聲會影響學生們備考,懇請有關部門倡議、勸導一下。
  瞭解情況後,城管隊員立即向屬地政府彙報。盧溝橋鄉政府積極組織相關部門製作了宣傳板、致社區群眾的一封信併到現場倡議。城管隊員表示,雖然廣場舞擾民並不算城管職責,但城管隊員希望通過倡議來進行勸導。
  昨天城管隊員來到現場後,馬上立起3塊宣傳板。“阿姨,旁邊有高考生,咱在跳舞的時候麻煩聲音小點。”盧溝橋鄉城管執法隊教導員梁偉遞給大媽一張倡議書。
  “沒問題,誰家都經歷過高考,為了孩子,不跳都行。”幾位大媽爽快答應。
  “我們跳舞礙著誰了,為什麼不讓跳啊?”一名年約50歲的男子剛一說完,人群中馬上有人附和,周邊都是居民樓,原來的公園被施工方侵占,公園越來越小,居民們健身的地方越來越少,不讓跳舞可不行。
  “不是不讓跳,只是過兩天就要高考了,能不能停兩天,如果不行,那跳的時候可不可以將音量調小一點?”城管隊員說。
  一位大媽說,“我們很註意音量,不可能對周圍居民和學校造成影響”。
  另一位大媽說,以前聲音確實略高,豐益城市花園小區最西邊的樓道里會聽到,但是後來有一些鄰居反映過,派出所也來說過幾回,現在聲音已經小了一些,不會對周邊產生影響了。“舞我們一天都不能停,音量可以小,畢竟高考是人生大事,我們也不想耽誤了孩子。”一名大爺說。
  看到達成共識,城管隊員帶著宣傳板走了。記者隨後看到,隊伍重新集合,大爺大媽們伴隨著音樂跳起來,只不過音量調低了很多。“這不能再小了,要不隊尾聽不到了。”一位大媽解釋。
  在公園另外一處人數較少跳廣場舞處,經過城管隊員勸說,大媽們關了音響,並和城管隊員握了握手,“誰都有孩子,我們也會支持的”。
  相關投訴    兩周接涉廣場舞投訴186起
  昨晚的採訪中,記者發現對於廣場舞的爭議重點不是廣場舞本身,而是由此衍生的噪音擾民問題。對此,不少大爺大媽也很無奈。莊怡公園裡的大爺大媽就對日益狹小的公園綠地抱怨不已。“我們也不希望擾民,我們就是希望適合跳舞的廣場能多一些。”一位大媽說。
  記者從市非緊急救助服務中心服務熱線12345瞭解到,最近兩周有關廣場舞噪音擾民的投訴多達186起,朝陽區石佛營東里、朝陽區富力又一城、西城區紅蓮廣場、丰台區珠江駿景北區、大興亦莊林肯公園……有關廣場舞的投訴覆蓋多地。一般接到有關廣場舞擾民的投訴都會直接轉交給屬地街道,或轉到110處理。
  各方說法
  警方:針對高考期間報警有預案
  今天上午,《法制晚報》記者採訪了和平里派出所的民警馬警官,馬警官告訴記者,面對在街頭和廣場跳舞,民警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主要以勸導為主,特別是高考前期,民警也加強了晚間的巡控,提醒市民儘量減少噪音污染。”
  記者上午從市110指揮中心瞭解到,警方針對高考期間的噪音污染有專門的預案,接到此類報警後,會第一時間去現場處置。
  文/記者 張雷
  12345:根據屬地原則轉當地處理
  今天上午,記者聯繫到市非緊急救助服務中心相關負責人,據其介紹,接到投訴後中心將根據屬地原則將這些投訴轉給當地的環保或城管部門。
  “有一些投訴也會轉到街道社區進行協調處理。”該負責人表示。
  文/記者 趙穎彥
  鄉街道辦:只能積極勸導
  今天上午,記者聯繫了昨日聯合丰台城管參與倡議活動的盧溝橋鄉,鄉宣傳部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平日里轄區內也有廣場舞噪聲過大擾民的情況,但莊怡公園算是一個典型。
  “主要是這公園離十二中很近。”工作人員表示,十二中的學生晚自習要到8點左右才下課,可是莊怡公園的廣場舞晚上7點多就已經跳起來了。這對臨近高考的學生來說,無疑影響很大。
  “可是又沒法管,人家自發行為,也沒違法。”街道工作人員無奈地表示,對於這些市民只能是積極勸導,希望他們註意自身行為,不要擾民。
  文/記者 王田
  街道:群眾自發活動 確認負責人難
  《法制晚報》記者從街道等處瞭解到,如果是占用商場或小區物業管轄範圍的地區跳廣場舞擾民,可令物業管理部門停止提供場地等。但很多時候廣場舞所在地都沒有具體負責單位,而且廣場舞本身是群眾自發活動,也非盈利項目,確認負責人很困難。   
  相關鏈接
  據城管部門介紹,從生理學角度來說,60至70分貝,相當於大聲喊叫,長時間處於這種環境中有損神經;70至90分貝,屬於很吵,比如嘈雜的街道聲。業內人士表示,分貝測量需要的環境條件較高。但廣場舞是露天進行,環境干擾音太多,分貝測量時不能做到完全精準,所以對其進行界定很困難。
  儘管《北京市環境噪聲污染防治辦法》列明:在街道、廣場、公園等公共場所組織娛樂、集會等活動,使用音響器材,產生噪聲干擾周圍生活環境的,由公安部門給予警告,警告後不改正的,處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罰款。
  辦法第二十九條規定,在街道、廣場、公園等公共場所組織娛樂、集會等活動,使用家用電器、樂器及其他音響器材的,應當控制音量,避免干擾周圍生活環境。辦法里規定,廣場舞產生噪音屬於生活噪音,應該由公安部門進行查處。       
  本版文(除署名外)/記者 洪雪
(原標題:降分貝!廣場舞勿擾晚自習)
創作者介紹

雙人寢具

nw58nwxvp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