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聯60多天的洛陽副市長郭宜品,10月6日在長沙馬王堆一齣租房內被抓。目前,他已被移送回河南。記者回到現場,探訪了出租房房東、鄰居和周邊商戶,從他們的回憶中,試圖還原郭宜品與外界“失聯”這些日子的生活。
  沒帶任何行李前來租房
  10月8日下午,長沙馬王堆陶瓷建材城新合區D6棟1單元。房東張女士拎著剛清掃完的兩袋垃圾,從5樓左側的一處出租房走出來,那裡就是郭宜品被抓前租住的地方。
  回想起當時郭宜品前來租房時的情景,張女士說“一切很正常,他說話感覺也比較老實”。那是8月中旬的一天,她接到一個男子打來的電話,對方說普通話,說看到廣告想要租房。隨後,她見到本人,“當時他穿著一條短褲和一件汗衫,一米七的樣子,有點胖,沒帶任何行李”。
  郭宜品自稱孩子在附近讀書,他來陪讀,要租個一室一廳、可以做飯的房子。張女士於是帶他來到5樓左側的一間出租房。在屋裡打量幾圈後,他稱要再考慮一下便先行離開。
  張女士回憶,郭宜品咨詢了多家房東,用紙筆記錄每戶的位置和價格。看了幾家後,他又找到張女士,問房租能不能少點。最後雙方以800元一月成交,租期一年起。郭宜品說,張女士的房子貴了點,但比較清凈。辦理租房手續時,郭宜品出示的身份證顯示他姓李。“他說自己是河南人,其他沒多說。”之後,郭宜品付了一個季度的房租。
  張女士回憶,郭宜品入住時,讓她提供一些舊枕頭、床單和被子給他用。“我還以為他身上沒帶夠那麼多錢,買不上呢。”
  亂扔垃圾被罵不敢還嘴
  在郭宜品租住的兩個月期間,張女士只和他見過兩次面。除了初次打交道,還有一次是來問他要電話號碼,“方便日後找他結清一個季度的水電費”。張女士說,那次過來她發現,這位租客買了廚房用具在家做飯。
  記者看到,郭宜品租住的這套出租房面積約40平米。進門的客廳里擺著一張床,牆上貼著幾張醫葯廣告宣傳單,餐桌上還有一雙筷子,以及飯勺、湯勺和兩個菜碟,一個塑料袋里還有沒吃過的餅干和獼猴桃。廚房裡,液化氣竈上的鍋里還有剩餘的幾根麵條。
  住在郭宜品對面的兩個潮州小伙搬來的時間晚些,但一個多月下來,他們從沒見過這位鄰居,甚至之前都“不知道對方是男是女,有幾個人住”。
  “我們每天傍晚五六點回來,只聽到他房間里傳出很大的電視機聲音,燈也是開著的,就是沒見過他人長什麼樣子。”一位小伙說,偶爾幾次看到郭宜品的房門半開著,但一旦有人靠近,裡面就立刻把門關了,“反正感覺他有點神秘,警惕性也比較高”。
  住戶李先生稱,郭宜品的房間平時很少開過門,但屋內早晚都能聽到電視機的聲音,“好像全是新聞節目”。
  一位大媽看過照片隱約記起來,她給做環衛工的親戚代班的一個晚上,看到照片里的人“提著一個塑料袋,往地上扔了一個白色的紙團”,她上前呵斥了幾句,“我說太不講究了,他看了我一下後趕緊走了”。
  幾乎沒人註意過這個陌生老頭子
  郭宜品租住地所在的樓共有6層。第一層臨街的房屋全部租出去做了店面,成了一條小型的買賣石材、瓷磚的商業街。在那裡租房的順欣石業老闆娘表示,這個小區“環境不好,條件又差”,因租金便宜,來往的外地人口很多,“人和人之間基本都不認識,治安也不好”。
  “這裡好多來租房的外地人,都是說一口普通話,沒太註意過有這麼一個人。”瓷磚店老闆蘇女士說。順著一排店鋪打聽,大家都說沒見過郭宜品,都只是聽別人說或者從報紙上才知道10月6日下午民警在這裡抓走了一個人。
  D6棟樓下,石材店老闆娘顏女士說,郭宜品被抓的當天,她和丈夫就在現場。“但我們當時都不知道抓的是誰”,直到第二天早上看報紙,才發現被抓的“老頭子”竟然是洛陽市副市長。
  曾短租別處為50元還價
  在租住張女士的房子之前,郭宜品還曾短暫租住馬王堆汽配城唐華(化名)家位於C區一棟單元樓4樓的一套房。8日,說起這位租客,唐華連用了兩個“沒想到”:“沒想到他是個副市長,沒想到他是貪了錢躲到這裡的。”“直到警方上門調查,我們才知道這件事。”
  唐華的妻子肖婕(化名)回憶,8月10日晚上7時許,她接到一個男子的租房電話。“我把具體位置告訴了他,他說不知道怎麼走,還說要我搞個車去接他。第一次碰到這樣租房的。”肖婕說她當時覺得又好氣又好笑。肖婕在電話中把位置仔細描繪了幾遍,對方仍說不知道。最後,肖婕提醒他,坐個“摩的”過來。
  幾分鐘後,肖婕就看到了這位租客,50多歲,其貌不揚,穿著一條五分短褲,拉著一個拖箱,說話聲音很大:“我是來看房的。”
  這是一套50多平方米的一室一廳,裡面的裝修和傢具都很簡陋。不過,男子看完房後表示滿意,開始談房租。肖婕開價每月950元,男子壓到800元,肖婕沒有同意。談價期間,有人給肖婕打來電話詢問房子情況,男子見狀,趕緊以每月900元的價格將房子定了下來。
  肖婕說,接下來簽合同交房租,該男子倒是很爽快。“他說他在附近做物流生意,房子估計要租一年,他可以先交3個月房租。”對於傢具的簡陋,這名租客並未提很多要求,只是要求趕緊把中斷的有線電視開通,他要看新聞。男子簽合同用的身份證顯示其名叫胡慶軍,出生於1962年。
  不過,在這間出租屋,郭宜品只住了3天兩晚,就找到肖婕要退房,說物流公司另一股東來接他,他要到另一城市去打理生意。肖婕退了他2200元租金。
  肖婕猜測,郭宜品之所以只住了3天,可能是感覺這裡不安全,所以想換個租住地。
  據《瀟湘晨報》《三湘都市報》《長沙晚報》  (原標題:郭宜品討價還價800元租房40平米)
創作者介紹

雙人寢具

nw58nwxvp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