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 牧
  2008年6月,徐匯區召開《土山灣文化歷史講壇》的消息通過眾多媒體和互聯網瞬間傳遍了世界各國各地。
  遠在歐洲瑞典的李先生從互聯網上瞭解到講壇消息後向我們發來信息。他不無驚訝地告訴我們:“真沒有想到,你們竟然舉辦了土山灣文化歷史講壇。”他接著說:“二十世紀初,土山灣眾多工藝精品參加了世博會。現在,我還收藏著曾參加過1915年世博會的全柚木木雕牌樓。這座牌樓參加過舊金山、芝加哥和紐約三屆世博會,堪稱世博展品的元老級。”結尾處,他引用了當年舊金山世博會官員D.J.Kavanagh的一段描述:“我見過宏偉的意大利雕塑,驚嘆過絕美的法國掛毯,駐足觀賞過美妙的比利時繪畫,痴迷於土耳其地毯,也醉心於加利福尼亞花果的繁茂,但是當我看到中國孤兒用柚木雕刻的土山灣牌樓時,那種興奮與激動是任何藝術無法比擬的。”
  幾天后,李先生在網上把牌樓照片傳給了我們,其中有張老圖片是芝加哥博物館,牌樓矗立在大廳的盡頭。他告訴我,下個月,他要到上海參加學術會議,希望能與我們見上一面。
  看到牌樓的圖片和李先生對牌樓的介紹,我難掩內心的激動,指著圖片,失聲叫道:“不錯,就是它!”2003年,我們編輯《歷史上的徐家匯》書籍時,收集的文獻中也有牌樓的歷史圖片,儘管角度和背景各異,但可以斷定的是,李先生收藏的牌樓就是當年從徐家匯運到舊金山參加世博會的牌樓。
  十多天后,我們在徐家匯相見。李先生50歲左右,前額凈空,後半部的頭髮往下梳理,直至耳根處一剪齊整,海外奔波幾十年的滄桑在其輪廓分明的臉上痕跡明顯。坐下交談後,他那儒雅和謙恭的舉止中,顯露出學者風度。他用上海話略微介紹了他的人生經歷,當年如何離開上海到瑞典求學,現今在瑞典國家藝術設計學院擔任教授。個人喜歡收藏,因為思念故鄉,更熱愛收藏中國的文物。二十多年前,絕對是一次偶然,他與牌樓邂逅,後者造型的精緻和壯觀,使他受到強烈的震撼。尤其是在翻閱大量文獻後,得知牌樓源自上海徐家匯時,李先生抑制不住鄉情涌動,傾其所有收購了牌樓。李先生說著從挎包中取出1933年芝加哥世博會的錄像資料,錄像中的牌樓是當年60名中國孤兒耗時兩年專為舊金山世博會雕刻而成。製作工藝極其精湛,內中圖案是中國家喻戶曉的三國故事以及中國的民間傳說。牌樓四根木柱盤根錯節,上方鑲嵌精雕細琢的古代牌匾,牌樓頂端是格子狀分佈的塔形飛檐。牌樓堪稱傑作,是中國傳統雕刻工藝與西方雕塑藝術的完美結合。
  從初次見面直到2009年初,但凡相遇,我們無所不談,但談論最多的還是徐家匯土山灣,最後我們談到了牌樓的回歸。李先生激動地說:“我是中國人,要讓國人在上海世博會上目睹牌樓的雕梁畫棟。”他衷心希望能把這件珍品完璧歸趙,也算是圓了自己炎黃子孫的一份心愿。
  斷斷續續的郵件、電話和短信來往,前後七個月。最後,我們徐匯區文化局很快確定了牌樓轉讓的價格,一個雙方都非常願意接受的價格。這個價格真的是出於感謝,感謝李先生心中還深愛著自己的家鄉,感謝這二十多年來他消耗的精力和付出的財力。
  儘管他在瑞典,我在上海,但我們有共同的願望,也因為坦誠相見,我們彼此相互信任。我婉言謝絕了他關於赴瑞典考察的邀請,說:“真的,我們實在沒有必要到瑞典查勘,後面的工作就全權委托您李先生了。”李先生很感動,他在回我的郵件中說“謝謝!您放心,我一定值得您的信任。”
  2009年4月,返回瑞典的李先生,打包、搬運、辦理托運手續,忙得不亦樂乎。數天后,裝載牌樓的遠洋貨輪從斯德哥爾摩港口正式起航。四十多天后,曾參加三屆世博會的百年牌樓又回歸到了徐家匯的土山灣。
  2010年6月,上海世博會剛開始,擁有百年牌樓的土山灣博物館建成,正式向社會開放。
  (原標題:百年牌樓終回歸)
創作者介紹

雙人寢具

nw58nwxvp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